今天的行程是早上泡在新宿,感染在高樓區一流商社的企業戰士氣息,下午再去原宿涉谷fasion的街頭自慚形穢一番。

 

早上在飯店和白領上班族們共進早餐。為了避開通勤的電車時間,九點才從池袋出發,直到下午一點離開新宿,新宿站附近一直是滿坑滿谷上班族模樣的男男女女,是怎樣?各位不是上班中嗎?!出了站隨著人潮沿著意料外(因為地圖看不出來!)的地下通道前進,經過「城市之眼」的公共藝術,原來是通往西邊高樓區的快速通道,有著像機場銜接候機室中途的電扶步道,每個人仍不斷的跨步向前。

 

在都廳的展望室待了一個半小時。新宿的高樓像競賽般不斷有新的冒出,展望室的四方鳥瞰大樓說明很快就必須改版了吧!工事中,工事中,大型機具處處可見;台場更是明顯,大片荒地與高聳的建物,十足人工開發的新市鎮。說真的,高樓景色其實挺無趣的,認認大樓和地標,看看今天能不能看到富士山(山在虛無飄渺間啊……),無數的長型建物高高低低,靜止的,宛如死寂的墓碑林立。缺少同個城市的血緣關係,到此之一遊,也就如此。可是我還是爬上了東京鐵塔,爬上了橫浜的大觀覽車,當然了,有了動漫愛的加持,一切景色就有血有肉了起來囉。

 

都廳充其量和台北市政府差不多,辦公的地方,但人家就硬是搞成一個可觀光的景點。

對高樓風景莫名的渴望,無料,丹下健三的設計,還有呢?

 

穿梭在西口的高樓區,表目的是找尋電車男的roke地,裡還是和上班族一起併肩同行。一個月前才在台北東區街頭行走,若說有什麼不同,嗯……行走的姿態?東京白領人士個個挺直腰桿,配合髮色的西裝顏色,快速行走,從容不迫。「love」的公共藝術一直找不到,不得已只好向路人求救;欸豆…這要怎麼說啊?!會不會耽擱了企業戰士重要的會議?!天人交戰後,發現紅燈總是要等的,終於向旁邊玉樹臨風的中年西裝男說了一聲sumimasen~直接把剪報圖片拿給他看:「這在哪裡?」xD

 

西裝男比了比,大概是某高樓的後面就看得到了,喔耶!快快前進~沒想到下個路口他從後頭跟了上來,碰了下我的手後示意怎麼走,此時身後多了一個二十來歲的後進(西裝男,你應該是課長之流的人物吧?!)就這樣一路領著我走到新宿island的路口,後進還不時回頭看我有沒有跟上,為了一個異國來的無聊路人……課長你真是個好人!T_T

 

任務結束,轉戰東口,路線是一番街轉黃金街,再回到新宿站。迥異於西口的体面幹練,靖國通一出鐵道就發現人行道旁坐臥著數位街友,充斥著濃郁的尿騷味。這一區就是歌舞伎町,白天只能靠著眾多風俗娘和牛郎招牌來想像夜晚的歡樂~在koma劇場前的廣場稍作休息,koma劇場上演的是時代劇之類的舞台劇,另一端的的電影畫報是頭文字D和神仙家庭,正覺得時空錯亂之際,一名歐吉桑搖搖晃晃走了過來,在我耳邊細細索索地咕噥,很努力的想聽懂他在說什麼,只不過光是語氣就覺得破為猥瑣,最後還是放棄:「I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 say!!」入夜後更不適合一個人來,太危險了……!

 

走回明亮的新宿通,再到鐵道上的southern terrace走道。嚴格來說這裡只是一條連結鐵道二邊的天橋步道,但開闊的視野成了新宿看大樓和電車的好地方,雖然絕大多人會覺得旁邊的高島屋和紀伊國屋更有看頭!肯定的是這裡絕對是拍照的好地方,很有戲劇性!

 

接著就大致延著明治通旁的小巷向南行。看著呼嘯而過的自行車,無所不在的自動販賣機,電線桿上的小廣告,親切的街頭景色,總教人覺得心安。東京是個十足觀光的城市,shopping mall也好,神社廟宇也好,太多是為了迎合觀光客而成了「這副模樣」。或許消費本來就是東京生活理所當然的一部份?貧乏的我要怎麼繼續旅程呢……會不會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在馬路上閒晃了七天,難得來到了日本,結果(旅遊書上的)什麼也沒玩沒吃到?

 

本性難移還是的跑去原宿books-off和涉谷manderake,找到哈奇公已經接近7:00,只好忍痛向涉谷animate說「有緣再會」~原本要去青山看北川原溫和安滕忠雄的建築的,看來太高估自己的腳力了。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