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宇治!在那之前,阿姐要去東本願寺看銀杏

IMG_3269.JPG 

不同於大阪綿延不絕的黃色並木道,東本願寺寺內的銀杏顯得嬌羞可憐,點綴著境內質樸穩重的木造建築。為了迎接宗祖七百五十年逝世周年,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御影堂」仍在維修, 名之曰「現在,生命伴隨著你」的主題文宣也隨處可見。觀光大城京都廟宇神社俯拾即是,強調的無非「利益」「美景」「寺寶」,最核心的教化人心功能反而淡薄了,鬧市之中的東本願寺用著現代溝通手段,傳播著古老道理。


拿著JR PASS來到宇治─車站前牌樓揭櫫著當地名物:宇治茶、源氏物語宇治十帖、以及平等院。

 

沿著商店街前行,開心的在超市裡搜刮平價綠茶和茶泡飯。仿古的觀光商店與典型的郊區民宅比鄰而居,少了平安繪卷時代的風雅,多的是住民確實在此安身立命的生活感;千年時間之流,一層一層的堆疊汰舊,新古並存。

IMG_3286.JPG 

 

■腦殘行為其之二,茶道体驗

「香氣風景100選」之一的平等院表參道,飄散著舒適的茶香,美侖美奐的茶室軒軒相連,窮酸旅人初体驗首選:觀光案內所附設的市營茶室「對鳳庵」,一客500。

■小筆記:「匠之館」也是個500元的超值選,抺茶配蛋糕~~嗯,滿另類的。

 

雀躍的走進對鳳庵庭院,通知訪客已到的銅鑼已被一名阿伯敲響,穿著和服的婆婆很快的出來迎賓,問阿伯和我們是一起的嗎,儘管阿伯說不是,婆婆還是把我們一起請進室內。室內已經有一名二十來歲的東方女子跪坐在壁龕前,身旁擺滿了專業的相機器材和大背包,看來同是遠道而來的旅人。婆婆請我們三人入坐,酷酷的阿伯一人占著入門這側,不斷叫我過去對面和其他人坐,我用破破的日文問為什麼坐那邊比較好嗎,阿伯答得很模糊(是我聽得很模糊);因為阿伯一直不苟言笑,某某一直以為阿伯不爽我坐他旁邊,只好哀怨的往對面移動。

 

為了閃避陌生旅人的貴重器材,一腳踩上榻榻米上的紙杯──喔買尷!裡面怎麼注滿了白開水~~~~~?!!慌亂之中不忘把陌生旅人的高貴鏡頭掃到旁邊(窮人的本能反應嗎),大喊SUMIMASEN!陌生旅人越過阿姐、一個箭步上前搶救家當,這這這,鏡頭很貴我賠不起,榻榻米這一潑該不會也廢了吧,這一大疊是要多少錢啊~~~~~婆婆拿來抺布急忙擦乾,中文日文吱吱喳喳,茶室開席前一場騷動。

只是想圖個清靜喝碗抹茶的阿伯,看著對面三個小妞兵荒馬亂,大概也只能搖搖頭吧。

(謎之聲:茶會哪來的白開水?)

 

不斷的說著SUMIMASEN,苦主小妞沒有看我、不發一語坐回席間,婆婆安慰說沒關係的,收拾完畢後茶會繼續,照例先上甜點。突然拉門開了,另一名背包客小妞拿著紙杯進來──

看來是苦主小妞的同伴,再看了看紙杯,應該是從隔壁的觀光案內所倒了水、順道拿過來的吧。

婆婆招待苦主同伴入席,茶會繼續。茶室恢復寧靜,只有一旁茶釜內開水滾滾作響。五人各自默默的品嚐甜點:略帶白色的半透明羊羹、底層鋪了薄薄的紅豆餡。和氣的婆婆問了些話緩和氣氛,聲調溫柔有禮,發現我們聽不太懂後不厭其煩的用更簡單的句型重覆:「從哪裡來的、覺得好吃嗎、平等院去了嗎、為什麼會來宇治呢」

好不容易搞懂問題後,努力作答:台灣、好吃、沒有、紅葉(忘了「興聖寺」或「琴坂」怎麼講)。

 

另一位和服阿桑一絲不苟卻又流暢自然的汲水、沖泡,和服茶室日本茶,日本獨特的「樣式美」在和的空間格外神聖起來,每個人都屏氣凝神的試圖在腦海烙印這一切。

接著上抹茶。台灣人(阿姐與我)、香港人(不通日文的苦主二人組)、日本人(孤單阿伯)戒慎恐懼的照著婆婆示範,轉了轉茶碗分次喝下,翠綠綿密的茶湯意外順口,雙手把空碗推回榻榻米線外,行禮,結束短暫的一期一會。

 

■小筆記:對鳳庵体驗詳情請見〔這裡〕,有錄影檔喔~

茶道的流程請見〔這裡〕,圖文並茂,大推!


後記:

1. 遺憾一直到離開都沒能和苦主小妞說到話,看樣子拍照傢俬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唉,總是覺得該好好表達歉意。這一潑,我的腦殘(還是腳殘)又敗壞了祖國形象,對不起(跪)。

2. 酷酷的阿伯之所以叫我去坐對面,仔細想想可能因為壁龕側是上位(真是好人~)。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