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參道上「孫左○門」的茶烏龍麵套餐千元有找,俗擱大碗但談不上美味,炸雞塊又焦又乾,功力遠不及台灣隨處可見的鹹酥雞小販,待在日本的最後一餐吃得毫無眷戀,照計畫二點半左右離開宇治。

為了趕上18:55的飛機,16:15京都出發的HARUKA是底限。我們預計搭15:45的HARUKA,17:05到達關空,方能不荒不忙的辦理登機手續──回程功課完全沒有做,見招拆招,二個小時很夠的啦。

 


 

回到京都大約三點,甚至還有些時間到三省堂書店翻翻雜誌,思忖再三,挑了一本「美的」結帳。一本560的雜誌換算台帀不算平價,但考慮到年末年始特別附贈的「2009記事本」,C/P值就大不相同囉……560帶回的不只是實用美容雜誌、兼具旅遊紀念價值、還省下記事本台票百來塊的費用,我真是精明能幹,噗!

阿姐早一步已經領好背包站在大排寄物櫃前等著,我得意的宣揚560物超所值的聰明消費,一邊拿出寄物櫃鑰匙,不加思索的插入、旋轉、打開──

空空如也。

我不甘心的左拉拉右拉拉,旁邊的寄物櫃都上了鎖,開鎖的櫃子是正確的:確實的上鎖了,也確實的打開了,所以,我的行李箱不見了~~~~~~?!!!!

怎麼會這樣?!!!都要回家了居然出了這種鳥事!!!錢包機票護照都在身上要回家沒問題,可是、可是──總不能這樣摸摸鼻子就回去啊!阿姐說怎麼辦,我說我要找寄物櫃的管理員搞清楚來,阿姐說好好好,你去找人來我幫你在這裡先看著;問題是管理員在哪裡?!我以為旁邊會有個小辦公室,不對,那個是擦鞋間,不對,那個是廁所,然後就是其他咖啡廳和書店……那沒辦法,只好上一樓找車站的服務台求助──

遠遠看見櫃台坐了個圓潤的年輕美眉,我對她點點頭後開始表明來意:「EXCUSE ME, MY SUITCASE WAS GONE, I....」

「....IT IS EMPTY! I GOT TO CATCH THE FLIGHT, I GOT TO ...」看看錶,快三點半了!美眉很專注的聽著,但故事說了這麼多,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美眉幽幽的示意我再說一遍,我突然明白此時再怎麼破爛的日文都無妨,總之要讓對方明白我遇上麻煩了──果真,幾句簡單的問答後美眉撥了電話,然後請我先回到寄物櫃那裡,待會有人會過去。

 


 

阿姐一見我回來馬上問怎麼樣有找到行李嗎?我說行李還不知道但人待會會到。一直以為美眉的那通電話是跟失物招領處聯絡,行李找到待會會送來之類,至於什麼時候?不知道,能不能趕上飛機回台灣?我也不敢去想。沒有趕上飛機的情況對我而言屬於未知領域,只知道一切會變得很麻煩。

一名穿著工作服的阿伯朝我們走了過來問了些話,想必就是我們要等的人,這個人的身後卻沒有跟著我的行李箱。

我又再度陷入絕望之中。

阿伯向我確認寄物櫃號碼、行李箱外觀、內容物、何時寄放,一邊拿出表單要作紀錄,其中又請我填了聯絡電話和住所,猜想大概是找到會寄還給我這種制式答案吧!不但機票買貴、日帀換貴,最後連土產都搞丟了,我簽了名畫押,盤算這趟旅行究竟會多麼昂貴時,阿伯突然挑出一串鑰匙開起問題櫃旁邊的一櫃來,然後,我看見裡頭那個東西有著熟悉的顏色大小型狀──

 

大衛魔術啊阿伯!

 


阿伯找到了我的行李箱後,很有耐心的向我說明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一、早上我放了行李箱也投了錢上了鎖,卻沒發現其實鎖錯了櫃(想想應該是發現阿姐背包擠不下同一櫃後,把阿姐行李拿了出來,卻忘了確認自己放在哪一櫃Orz)

二、阿伯每天固定會來檢查是否有寄物櫃隔夜逾時,因此發現了有一件行李箱大喇喇的直接擺著沒有上鎖。

三、阿伯認為行李主人一定會來找行李,為了避免被他人冒領,所以自己上了鎖。

……

才明白表格是為了証明我的失物特徵符合裡面的「無主行李」,我開了行李拿出裡頭的護照影本再次向阿伯佐證。「給您添麻煩了真不好意思、這實在太感謝了」不斷的道謝道歉,連寄物櫃鎖錯都沒有發覺,還放心的東奔西跑,真是本日腦殘的極致!阿伯見我豁然開朗,才放心的揮手離去──阿伯、美眉,謝謝你們!(泣)

這麼一攪和,當然是錯過了15:45的HARUKA,16:15的HARUKA坐的提心吊膽,尤其莫名其妙的誤點十多分鐘。機場CHECK IN也是手忙腳亂,一見二樓有日本航空的櫃台就給它排了過去,行李檢查都通過了才被一旁的阿姐提醒這個是國內線Orz;時間緊迫登機前仍堅持要掃些yojja土產回去,無頭蒼蠅般在空盪盪的聯絡道上亂竄──兵慌馬亂,總之人沒搞丟、行李沒丟,楓葉有紅、土產有買,如期平安返家,功德圓滿。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cnes
  • 寫完了,恭喜!拍拍拍...(灑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