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戰利品說明。左邊可憐的小東西是鞋子、帽子,還有一小盒邪惡之眼。

鞋子:民族風夾腳拖的帶子在旅程中斷掉了,忍痛扔進飯店垃圾桶。替代品是包頭不包尾的塑膠鞋,購於葛洛利亞超市。超市大陸貨極多,安慰自己這至少是土制品:據觀查此款式與會場清潔婦相同,不過挑了可愛的花色~同團彰化克萊兒小姐也在某某慫恿下買了一雙~

帽子:購於葛洛利亞YKM。據團員大姐與心經兄馬路情報,YKM因為店中店多是土國品牌,服飾配件較葛洛利亞其他店家便宜。彰化克萊兒小姐買了一頂灰色同款,某某也東施效顰拿了一頂;白底藍條紋,自以為很有夏日風情。

結論就是:結夥血拼,荷包不知不覺就大失血~克萊兒小姐還提了二桶一公升橄欖油,據稱也是識途老馬的團員呷好道相報,質純價廉的土國好貨色,用來料理或是按摩卸妝都適合──算算一桶的價格和一瓶200毫升的DHC卸妝油相當,若不是行李限重20公斤某某又塞滿了甜點,真該也帶個二桶回家!


 

邪惡之眼

「土耳其人相信,被邪惡之神盯上了會有厄運上身,所以為了保平安,多數人都會隨身攜帶惡魔眼,用來吸引邪惡之神ㄉ注意。當玻璃破掉時,就是它已經幫你擋掉劫數,厄運已化解。」(san_diegotw,YAHOO知識+)

這個充滿異國情調的小飾品是某某的必敗名單NO.1,卻苦於沒有空檔到舊城區血拼。工作滿檔,就連旅行社安排的CITY TOUR當天某某也另外安排了工作,公幹結束翌日就得趕在早上十點集合拉車去機場──領隊對於某某一心想買紀念品的執著很是惶恐,畢竟第一天登機時間到了,某某才發現護照機票不見了,若不是小吃攤店家機靈送到登機口給領隊,處理起來恐怕趕不上飛機,甚至有可能上演台灣版「航站奇緣」?!

總之,某某下定決心就是要去買舊城區買紀念品,目標埃及市場,最後一天早上,一個人去。埃及市場不若赫赫有名的「有頂大市集」結構複雜,位置好找交通便利,最重要的是,聽說它的價格不像有頂大市集漫天喊價;我不會殺價啊!討價還價好麻煩……唯一的困擾,它,早上九點才開始營業,而回到飯店至少要半小時。

網路上也好、旅遊書也好,觀光客吃了太多騙子小偷的虧,某作家更直稱伊城為「騙子之城」。一個(連自己護照機票離身都渾然不覺的)東方女子,心意已決,把護照機票美金全部鎖在行李箱,抱持著「就算被扒至少能順利回台灣」,慷慨就義。天未亮就起身梳洗,摸黑確認行李收拾完畢上了鎖,六點半成了第一個飯店早餐吧的客人。難得起了大早,天空卻是一片陰暗,連日的晴朗藍天無影無蹤。清晨空氣冰冷,聽團員說飯店旁有個地鐵站,走下地下道,才發現它就只是個地下道,不得已只好坐公車。

地鐵簡單便利,外國人也可輕鬆上路,第一天已經大致了解操作方法和路線,沒想到最後一天要体驗公車。坦白說,這新的体驗不太適合時間緊湊的趕飛機前夕。某某趕著九點二十跳上回程公車,正慶幸安全上壘,卻沒想到公車一直到了九點四十才發動,急壞了某某,也讓一車團員二十人枯等十分鐘──

若是去日本,某某絕對在台灣就查好時刻表,這次卻一路腦殘到連問司機幾時開車也沒有(重點是說不出口啊!「手指土耳其」也沒有這一句啊啊啊~~~)

 

禮輕情義重。

某某不是個体貼的人,可是至少出遠門帶點伴手,這點事,是做得到的。十一天九夜,我都惦記著千里之外的親友。勇氣可以克服語言不通和孤立無援的恐懼。

舊城區街道狹小,石板路沿著山坡盤旋分岔,兩旁的店家層層疊疊,天空永遠只有一丁點;就連自恃方向感不錯的某某,在時間壓力下也幾度失了方向,像是無頭蒼蠅般流竄。

採買邪惡之眼的小店不在埃及市場內,而是在販賣五金雜貨的街道上無意發現的,四面牆掛滿了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藍眼睛,小小的店面不到二坪,擠著我和二個土男:老闆和老闆的朋友。因為暖氣而門窗緊閉,雖是邊間有著二面落地玻璃窗,再怎麼脫線我也是有危機意識的,更何況,土男不會英文,而我,除了「多少錢」外土文一概不通。

既要盤算給誰給誰,又要物色款式,還要若無其事的注意土男會不會關門放狗坑殺我──採買的十分鐘只能用「兢兢業業」來形容(笑)。


■採購心得:

1. 會講英文的店家雖然方便,但價格上似乎不夠實在。尤其是電車路二旁,專作觀光客生意的。無頭蒼蠅某某竄了一個早上,似乎了解為何坑殺觀光客的店多林立在電車路旁:一是交通方便(老外懶得研究電車之外的交通工具),二是路寬──小巷子容易迷路,對異鄉客而言,心理上又少了一份安全感。

2.不過阿,埃及市場也是有英文很溜、價格又實在的店家呀~(又在推埃及市場xD)某某匆忙之中本想帶一條民族風圍巾給夫人的,可是卻連「圍巾」的英文都想不起來!帥哥店員見某某比了一下就知SCARF,可惜該店只有方巾沒有長條的圍巾,難得覓到簡單的花色,唉!(附近商圈走了一遍,大部份不是很老氣,就是很俗氣!)

3.騙子之城的「騙子」們:既然要騙,說的一定要你聽得懂才能下手,所以我不懂土文你不懂英文,沒有交集反而無從騙起;藍色之眼小店的採買算是滿正面的,雖然不見網友們說會奉茶示好的熱情店家,價格也不是最低,倒也還算實在(比起團友們在有頂大市集的戰績),某某也很好人的沒有砍價(是不會砍吧!)倒是走在藍色清真寺附近時來了個帥帥土男用英文搭訕(不得不說,年輕土男五官立体人又高聎,眼睛深邃睫毛又長!):哪裡來的、來幾天了、會說英文嗎,要不要我帶你四處看看──據說,有些當地旅行社會以此「招攬」生意……

又比之如敝團的地陪土男,「洗澡團」的男士們在体驗完土耳其浴後對他相當感冒,因為土耳其浴的價格、服務內容和時間長短,和地陪說的有很大的差異,澡堂櫃台阿伯聽完男士們的証詞後說的很直接:那個人是個騙子。那個被「稱之為」騙子的地陪土男,可是能說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呢。(至於是不是騙子,我覺得言之過重了些,畢竟是額外行程,賺點服務費也不為過啦。)

土人走在路上不太有表情,對觀光客也說不上熱情,不過,當你需要幫忙時,他們都很自然的協助你;大部份其實都是老實人。


血拼乃是觀光客的主要活動,這方面,我還是得繼續學習。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