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去KL,八天七夜還是公幹,這次是參展。

大城後巷中的人氣小吃店 

布展站櫃外我硬是插進三家客戶拜訪,和客戶吃了五次晚餐,握了數十雙手,相機裡產品照片和客戶合照漸漸的比觀光風景還要多。穿破了五條絲袜(因為鞋根太高楦頭太窄,站櫃長時間重心一直往腳趾集中)、二隻腳後跟也磨出血來,當作便鞋的魚口鞋二隻鞋花扭結都在行程中脫落不知亡逸何方。

第一次和客戶喝酒,馬嗲利摻水再加二杯澳洲葡萄紅酒;原來酒醉真的是會忍不住嘔吐的,特別是喝完又經過二十分鐘的車程顛簸,不斷的喘大氣,腦子像是缺氧一樣鈍了起來,佩服自己還是撐到自己八樓的客房才吐,吐滿了好大一盆,五分鐘後又是一條好漢,果然是帶著我那酒鬼老爹的基因哪,隔了二天喝起當地皇帽啤酒已經完全沒有任何不適,300cc輕鬆落喉。

難得住在市中心,該死的是對面的mall居然沒有VICCI的櫃!大腳女來馬來西亞買鞋的計畫再度破滅。只能在貴死人的超市買100分(LOT 100)水果軟糖當作伴手禮。這次又被當作當地人,半路上被攔下來推廣保育綠蠵龜活動,連在展場都被日本人問是不是當地人,唉喲我的媽我變黑了嗎,人客說是我的髮型太過隨和隨便~~空气概念的馬克斯真是好樣的,居然連馬來西亞STYLE都剪得出來!

(其實當地女性髮型都很柔順,直長髮,女孩子二十幾歲就紋眉的很多,但並不老氣,反而覺得乾淨整齊有精神,相對的睫毛就不會太強調…個人觀察)

這一個星期講的話大概是我半年的份吧!除了站櫃和拜訪客戶、和客人吃飯外,去程的飛機上就被鄰座的阿杯搭訕(把我的「隔離島」下半集還來~~),啊,其實要感謝阿杯,阿杯是個在當地作了二十年生意的台灣人,和我分享了很多寶貴的經驗,謝謝!在當地做生意的對象還是以華人為主,文化和語言的相同又相異,經過一周腦子都活化了起來呢;例如最後一晚客人同時招待我們和其顧客,一桌八個華人四種語言─

客人VS.東馬來的顧客─英文

客人彼此─廣東話

客人VS.台灣人我棉─普通話

東馬來的顧客V.S台灣人我棉─福建話(台語)

 

覺得這次的出差很有收穫,感覺又對馬來西亞多了解了一些。

還有要加油。當地的華人都有超齡的世故,年紀輕輕的頭家比比皆是。我們呢?若是拿開了大公司(?)的保護傘,還剩下什麼真本事?尤其是青春不再,再怎樣也是請來的青春肉体站櫃來得賞心悅目啊!

(媽呀我看照片怎麼覺得我看起來好像……小龍女蔡主席啊?!!!)

對出差又愛又恨。出差要跑,辦公室例行的催單對帳出貨詢價客訴也要盯著,晚上八點半飛回來隔天馬上做工,一個星期天天加班(奇怪為何與我一同出差的長官工作量都沒影響似的),感冒了也沒時間看病(這次客人又買了陳年老桔給我泡開水喝,揪感心啊!)同事們好歡樂的討論員工旅遊如何分車分房談了一個星期,我只在想今年到底能不能用到特休出國去……

總覺得好久好久沒有好好休息、盡情玩樂了。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