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著一回生二回熟,佈展當日的空檔自告奮勇領著小老闆和二位姐姐逛街去。卻因為閱讀地圖太過粗心,在異國迷路了~~

lostway.JPG 

之前住在HOLIDAY IN,一直以為附近的BAKIRKOY就是捷運站,哪知這次下了車才覺得附近荒涼得很,若不是心儀女主管姐姐魄力十足的走進當地小百貨公司問路,阿某還一直天真的以為可以走路走到。是說,該百貨公司店員真好,英文不通馬上去其他樓層找會英文的小哥來,也不會大小眼的在意我們有沒有消費~

還有車站前的小巴士阿伯,我也誤會你了,這段路真的要坐車坐個二十分鐘才會到,姐姐向你問路時你指向自己的小巴我還以為這只是攬客的手法罷了;我的習慣就是要跟第二個人確認,是慎重還是臆病?來一張「我對不起大家IN BAKIRKOY」(捷運站)

IMG_7077.JPG 

這一區看起來是住宅區,車上的倫都不太想搭理我們,想確認有沒有坐錯車都嘛酷酷的說「NO ENGLISH」。夥伴們人都很好,一路上都給我好臉色,還說可以看到不同的風景、貼近當地人的生活。我開始想想自己習慣一個人亂跑,除了不必等來等去互相牽就,或許部份原因是為了逃避走錯了路、出了洋相之後他人的指摘所帶來的壓力吧。

不過,或是旅伴能夠互相包容,或許人多一點的旅遊也不賴。

就像女主管姐姐二話不說就走進店裡問路,笑臉迎人的異國旅人,要相信自己有被無償協助的資格;應該多信任自己一點,也多相信他人一點。

歇腳的片刻↓血拼完畢,和夥伴共飲土耳其咖啡(甜點店招待)。鐵製的杯身和蓋子十分滾燙,因為有渣,小老闆說好像咖啡裡摻了香灰,大家都喝不太慣,阿某一邊搜尋著腦內合適的形容詞,一邊搖晃著杯身,還來不及為這異國情調的口味命名,就已經一飲而盡,屍骨無存。

IMG_7079.JPG 

中間還嗑了像是天津甘露的路邊攤、口味奇妙的冰淇淋、試吃了綜合乾果……


回程也是曲折離奇。回到BAKIRKOY火車站,知道要坐公車才能回到捷運/TRAM的路線上,卻不知要坐哪一部。阿某還很精明的想直接坐到TRAM的轉接站ZEYTINBURNU。找了青少女土人問路,羞怯怯的笑臉回答的一樣是NO ENGLISH,阿某有備而來的拿出「手指土耳其」,指指捷運站再指指書上的單字,土女態度看起來較為軟化些(可能知道這下很難擺脫我們了…),啊不過,大家明明就會英文(聽得懂我們破破的問句,也能答出簡單的句子來),為什麼第一時間都把我們這票外國人當作洪水猛獸、避之為恐不及呢?

土女說,這裡沒有到ZEYTINBURNU的車子喔。

昏厥只有三秒。阿某學聰明了換句話問「那有沒有到任何一個TRAM的站的公車?」

土女又是和其他土人討論又是打手機的,最後在地圖上圈起CEVIZLIBAG A.O.Y這一站來,還指了另一旁的公車亭。正當我們要跟他確認公車號碼就要道謝離開時,一旁的土人阿伯似乎對他說了「既然如此就直接帶他們去坐車」之類的,略通英文的土女看起來是「指派」他的朋友(也是一個青少女土女,但英文更不通)抌任起這個任務,不但領我們去等車,還負責帶著我們坐到目的地一起下車──看著他揮別搭上原定公車離去的朋友,我心中真是無限感慨──

小朋友,你們不必做到這種地步啊啊啊!

另一方面,可能是四個東方人迷路太過顯眼,旁邊也有好幾個土人試著想幫忙,一位二十來歲的美女就CALL來一個會講英文的土人來幫我們,當大家歡呼之際,青少女土女已經被他的捧友扔下,為時已晚了!一路上阿某心裡覺得很複雜,於是下車時跟小老闆 討了一枝公司贈品(三合一自動筆,有自動筆的喔!是一枝台票一百多的PILOT好貨喔!),聊表心意安慰這位重情義的青少女,太感人了,嗚嗚。

(如果我的捧友如果自己跑掉叫我去幫別人帶路……嗯哼…)

 

雖然真的英文在這裡不太通,可是大家大部份都是好人(咦,怎麼跟去年寫的一樣?!)

因為這樣,我更喜歡了大家(夥伴、土耳其人…)一些,也說服自己要將旅程染上開心的色調。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