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結束了,311東北大地震之後的第七天,我未能啟程即畫下終點的東京行。

機票和飯店的取消遠比預定時來得快,不消幾分鐘就搞定了;也沒辦法啊,都發布紅色警戒了。這七天神經異常緊繃,每隔十幾分鐘就重新整理一次網路上的新聞頁面,回家後更幾乎是守在電視機前,期待福島能傳來好消息、期待東京交通和電力恢復正常、期待搶購的恐荒能夠奇蹟式的平息……

不管怎樣,春天到了櫻花還是會開。看花的人們是不須背負任何污名的。記得他的絕美,記得他的難能可貴,賞花也是可以很高尚,很寧靜的。

一度想改往名古屋賞花,但是,日圓這七天漲得高不可攀,實在不是很理想的出遊時點。十天改絃換轍,根本無法品嘗行前的雀躍之情。重點是,我累了。數個月的熱情與期待一瞬澆息,好不甘心。

是我沒有休假的命嗎?

是因為我日檢一級沒過老天給我的報應嗎?還是嫌我太胖太醜太歐巴桑不配出現在東京街頭?

好不甘心每天超時超量工作,薪水全進了醫院和銀行,物質的享樂的虛榮的自我感覺良好的可以在我的日常全部刪除,至少我還有東京奢華小旅行;唯一的支柱被迫毀去,什麼叫作快樂?第三年了,我真的不知道。

 

(雖然和那些什麼都沒有的災民比起來根本是無病呻吟,請容我哀哀叫幾聲。)

 

Milly的「東京的11種使用法」書還擱在床頭,每一頁都是幸福滿溢的美好影象。含著不甘心的眼淚覺悟到東京櫻花今年無緣的那一個夜晚,我決定「即使到不了東京,春天也要過著充滿幸福感」;又是一種近乎自暴自棄的宣言,就把旅費全部花在那些物質的享樂的虛榮的自我感覺良好的非必須支出吧!反正一晚上萬台票的溫泉旅館我都敢訂下去了,是不?奢想好久的個人筆電繪圖板還是新手機什麼的,早該換了的鞋櫃書櫃、又或是破到不行早該扔了的安全帽,還是接近一年沒上的理髮沙龍──全部一刀二斷如何?!

第一個是紅十字會的捐款,反正本來就是要去日本散財的;是說信用卡好方便啊。

也因此,下次確定只能坐廉價航空(淚)

明春,明春來時,櫻花再見。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