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原是加班到深夜,更狼狽的是前一天才把出差九天的衣物丟去洗,一大早匆忙的把陽台上似乾未乾的居家服塞進行李箱。即使如此也不損輕快的好心情,就算坐的不再是小黃,而是得先到高鐵站換搭統聯,導至機場通聯的時間倍增,因為啊,久違的日本旅行終於來了呀~~長榮派了小飛機MD-90,沒有個人娛樂系統打發四個小時的飛行,無妨,吃完乏善可陳的飛機餐後和克萊兒聊聊天、打個盹,隨著窗外枯樹與黃土的影像愈來愈鮮明,新千歲機場也就到了。

 

機場十分冷清,服務人員在我眼中多得奢侈。講著華語的女性機場人員熟練的分派外國觀光客到不同的移民官櫃檯前報到,重覆說著是護照套子請取下」「(看一下護照)一號;(下一個)三號;(再下一個)二號…」,一絲不亂的髮髻和認真的態度我是喜歡的,而這樣貼心(?)的母語引導似乎在其他機場都不曾見過。

 

入境後開著高爾夫球車接送旅客和行李的年輕女孩是第二份奢侈。機場通道雖然漫長總是有大家習慣了的自動走道,女孩仍然笑著詢問每一個旅客是否要乘坐,看得出利用率不是很高,再加上旅客真的少得可憐,我在想這樣被可有可無的對待會不會覺得很空虛?克萊兒說那我們就來坐一下吧!女孩把我們的行李放上車後煞有其事的覆上網(讓我想到觀光飯店的BELLBOY)、放下乘客扶手、打開執勤音樂,一切都照著SOP認真的執行,我們卻有種置身遊樂園的錯覺?一定是車子速度太過緩慢、音樂太過可愛、還有女孩笑得太甜所致……

 

附帶一提,新千歲的海關也是認真魔人。每一個行李都被要求開箱,我的台灣名產牛軋糖(未開封)還被特別詢問一番(年輕女海關一副學生LOOK,該不會好學想知道牛軋糖是怎麼做的吧?)克萊兒的行李箱則是連內側也被仔仔細細的摸了一遍(檢查暗袋?),不知是旅客太少工作相對仔細,還是農業重鎮的北海道對違禁品特別敏感?

 

拜克萊克有做功課之賜,很順利的在「外國人旅遊中心」用英文買了第三天要用的札幌小樽WELLCOME PASS,連當日到札幌的JR車票也一併搞定囉。


 

一切都很順利……才怪。

前一天克萊兒MSN我參加的當地旅行團似乎取消了5/12的行程,但我完全沒有收到日本方面的通知。晴天霹靂馬上開網頁,發現中英文頁面皆顯示「取消」,唯獨日文頁面顯示「成行」,莫衷一是只好寫了英文E-MAIL,直到起飛前還在機場上網等信(其實人家很快就回了,只是我沒發現躺在垃圾信箱裡),下了飛機急忙打電話確認──我得說,日本公用電話(投幣式)好坑人啊!二百多塊錢根本說不到幾句話線就斷了,而且斷線前一點警示音都沒有……我重覆撥了四次……結論是「THE TOUR IS GOING」而且是滿團!外文網頁純醉是誤植(呼)。

 

解決一樁心事後,到了札幌就拉著克萊兒快樂的去吃成吉思汗(蒙古烤肉)啦~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