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169.JPG

■天空藍得跟什麼一樣,結果傍晚的雨直到我離開小樽卻都沒有停。

傳說中的運河美景只有中央橋到淺草橋一段,短短一段路老實說有點虛,步行道旁的浮雕講述著過去歷史,這倒是讓我在雨中看得津津有味,運河最大的賣點應該是二側由舊倉庫改建的懷舊式賣場食肆,雖然下著雨的五月很冷,我還是沒有興致入內一探究竟。觀光血拼品美食這種活動,(除了阿宅御用店外)我還是學不會一個人獨享的樂趣。對我而言,一個人的旅行到頭來還是坐車步行賞景看表演,來得有意思啊。

 

界町是個有意思的地方,它不但能滿足觀光血拼,某種程度上也討好了喜歡歷史人文的旅人。它保留了許多舊建築並且使用,就算是新的建築也必須在符合整体街道形象的架構下才能誕生,雖然觀光味濃到化不開,我卻無法討厭。看到被真實生活刻畫後留存下來的古民宅已經覺得欣喜,如果能再繼續配合時代與新的住民共存,那樣對房子而言應該是更幸福的事吧。

 

走在如此漂亮的街頭散步本身就是一件樂事,身為小樽觀光熱點的界町,下午四五點空蕩蕩的,反而叫人感傷起來了。成功的用旅行社的兌換券換得北一硝子cafeteria的五色soft cream後,買些當地甜點至少是我一個人辦得到的,北菒樓的夢不思議泡芙、六花亭的巧克力,意思意思的買了一些些,通通奢侈的在日後陸續「犒賞」自己掉了。嗯,吃起來果然美味,名不虛傳。在店內購物本身就是很享受的過程,北菒樓幾乎每一項產品都大方的切了大塊大塊的樣品供人試吃,結帳時也仔細的把每一項西點單獨包裝妥當、才放進橘色的紙袋內,六花亭結帳時會主動提醒客人賞味期限,手提紙袋之外還加了防雨的塑膠套。

 

IMG_8183.JPG

可是我當下一點都不想吃甜點。因為下著雨好冷,我想喝點熱呼呼的東西,銀之鐘的咖啡兌換券正好派上用場,偏偏上門時它已打烊了。觀光地區生意做很大的飲食店下午五點就打烊了?這是什麼道理我一直想不透,附近運河夜景也很有看頭不是嗎?總是會帶來相當的人潮呀。事實上五點多界町就陸續傳來拉下鐵門的聲音,不得已我只好往街上、正確一點來說是當地商店街方向去覓食。差不多也要吃晚餐了嘛。路上的飲食店幾乎都是壽司,我說我想吃熱呼呼的東西啦!對,例如拉麵!熱呼呼又香又飽足的拉麵!

 

豎仔阿某外出用餐從來沒有這麼堅定不妥協,又冷又餓又要爬坡,六點多,終於在花園銀座商店街的尾端、某個高架橋的旁邊小路,一家不起眼的大樓前我看到熱切盼望的拉麵紅色旗幟。好像是只有熟客才會進去的店吧,門關著,從毛玻璃看不清裡頭,都這個時候了卻沒有用餐的人聲,是東西真的不好吃嗎?還是根本沒有在做生意呢?

 

猶豫老半天,拉開推門與店家目光相接的第一句話竟是「我想吃拉麵」,把正在看電視的老闆老夫妻給嚇到了。其實我應該要說「對不起─打擾了」,或是開門見山的問「營業中嗎?」肚子餓了連語言能力都會退化,金害。放好背包、土產和溼雨傘後,我想起美食節目很假掰的問「有推薦的嗎」,老闆卻很不解風情的說每個人的喜好不同,看你喜歡吃什麼就好balabala……老實說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啦嗚嗚~感覺就是「合不合客人胃口請自己負責」,原來也有這種酷酷的毆吉桑廚師。

 

來了日本四次,第一次吃拉麵。事實上,這個第一次,感想……很普通。

 

我點了味噌拉麵。擺盤很普通,菠菜和叉燒一個偏黃一個偏白賣相不佳、中國風的碗公甚至有些破舊的感覺,麵本身還滿滑順的,適合咻咻咻咻的往嘴裡送,喝了湯沒有傳說中日本拉麵的死鹹。很家常的味道,很容易入口,該感謝在我飢寒交迫時不必面對文化衝擊嗎?無論如何,我很感謝終於吃到了暖呼呼的拉麵,半小時不到就被我解決得一乾二淨。

 

半小時內沒有其他客人,老闆在料理台忙完後就跟著外場的老闆娘一起抬頭看電視,是靜內二十間道路的新聞,好漂亮啊,老闆娘說。我昨天才去過喔,本想聊個兩句但忙著吃麵哪顧得了「國際交流」,很高興最後結帳時還是有好好表達自己的感謝之情:吃了拉麵實在太好了,身体都暖呼呼了,外頭好冷說,小樽都只有賣壽司balabala……

 

老闆娘先是呆了一下,才跟著搭話說,「嗯,大家都賣壽司比較多……」

 

「客人您是從哪裡來的呢?」(敬語,聽嘸)「我是說,國家。」

 

喔喔,台湾からです。

 


 

不知為何就是想吃吃當地人吃的料理,也許不是什麼名店,期待的是真實的口味和氛圍,(問題是這家風雨飄搖的麵店有當地人來吃嗎?)總之這個願望也算是實現了……吧?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