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明這是一個連現役top的名字都叫不出來的路人的遊記

只看過水管的幾個片段,路人就立志有一天要看伊莉莎白的生舞台
對故事完全沒有概念
總之是個感受到劇場氣氛就很開心的路人

排隊日期:11/14(五)※最後一個平日公演日 東京場

==

一開始就打算去看東京場,因為十月開始日本開始進行tax-free
來趟日本all in one,要觀劇、購物,還要賞紅葉黃葉,好忙啊 所以鎖定十一月中的日期
發現本次的一粒沙非同小可,所以不但鎖定非假日,連住宿地點也一併考量進去了

東京大劇場附近接近東京車站,附近酒店房價一向都不太可愛,
當日券要衝始發車,就把劇場最近站的地下鐵、JR時刻表先查一遍(公車要六點多才有,就直接跳過)
最早的始發是從大崎發的山手線(4:42到),考量房價,選擇了慢一分的京濱東北線
唔,我住的是鶯谷站步行可達的HOSTEL,反正我早早出門,只要便宜安全、門禁可以配合、可以寄放行李就好

前一晚叮嚀自己早點睡,興奮夾雜著不安,根本不敢熟睡
若沒買到票或睡過頭,周末根本沒有機會補救,此行的目的就GG了
因此三點多鬧鈴一響馬上按掉,還可以悠哉的晃到車站等車,
出站後的有樂町仍在熟睡,毫不猶豫的左轉,看到地下鐵的指示後右轉,然後有小七的路口再左轉…
在找尋小七的看板時身後突後一陣紊亂的腳步聲,二道黑影咻咻越過我急切的穿越馬路
等我回過神來才知道,這就是當日券的競爭對手啊……
(心得:開了車門後就是戰場,全力衝刺!)

不意外,昏暗的路燈照明下劇場前已經是一條人龍,時間是五點不到
警衛杯杯正好在整隊,從左側的售票亭橫過大門再折回去,大門中間隔二個柱子,柱子間大概可排了十個人,
因此目測我大概是四十號出頭……咿!坐位只有四十二個!排了五個小時後,我不想站著看戲啊!

因為是上榜或落榜(?)的危險地帶,即使在隊伍中占了一席之地,忐忑不安還得繼續慢煎細熬
噗,真的是一席之地
前一天下了飛機後特地跑去百元商店帶了一張折疊椅和暖暖包
但看看領先群的裝配,才真正叫作專業:

(心得:冬日排隊家當們)
1. 小地毯或野餐壂─以腳可以完全伸直為佳,更高段一點會多一張銀色的斷熱材,徹底防止地上寒氣上傳
2. 小毛毯或方巾─蓋在身上防止冷空氣不斷落下,尤其是腳,穿著刷毛的牛仔褲還是太單薄
有了以上二樣神器,尤其是前三十號們是沿著門板排隊的,可以毫不客氣的依著大門繼續睡
3. 口罩與毛帽─素顏的好朋友
4. 保溫杯/暖暖包/手套─嗯…這就不用多說了
5. 智慧型手機或平板─殺時間的好朋友。天亮前照明不足,看書什麼的是不可能的


一個人排隊時間過得很緩慢,尤其是天未亮的一個半小時特別難熬,
蜷縮在十度不到的冷風中等待黎明,有一種到日本當遊民的錯覺
早上只在月台上灌了一瓶熱味噌湯,奇怪的是不覺得特別餓,其中只吞了幾顆巧克力補充熱量
我想是當日券入手與否的緊張感分泌了大量的腎上腺素、讓血糖不至於太低吧
至於行前一直煩惱的如廁問題,嗯?冬天膀胱超給力,一口氣撐五小時大丈夫!(屁啦,可能也是水喝得少)
是真的,隊伍裡似乎90%以上都呈現老僧入定的狀態,鮮少脫隊的!

六點十分左右,穿著西裝的年輕工作人員前來清點人數兼整隊,此時距天亮尚有二十分鐘
天亮後才漸漸看得清左鄰右舍的面貌
是說我穿著NORTH FACE外套,一副來爬山的模樣,有點對不起寶?眾女神(少女漫畫「新彩妝美人」的梗)
看看八十多號席地看書的背影多麼知性:雙排扣的大紅學院風外套加上長筒馬靴,從外套下擺隱約看到飄逸的印花短裙
清瘦的身材往上看是紅色的貝雷帽和花白的短髮……呃?!花白的短髮
是了,不得不佩服日本女性追求美麗的努力,即使六、七十歲也不放棄妝扮外在

當事人回過頭來後,我又再次愕然了
爬滿皺紋的臉龐和……喉結?!…………真是好樣的!
同樣身為寶?迷,期許自己二十年、三十年後,也能無所畏懼的實踐自己理想中的模樣,
啊啊,重要的是當下,要對自己的身材面貌負責啦咳咳

天亮後陸續有粉絲加入排隊,此時已經沒有搶票的肅殺之氣,工作人員會仔細的說明可能沒有票的風險
也因此陸續勸退了一些粉絲
中間好像有請大家收拾自己的東西(「遊民模式脫出」的委婉說法?)
到了八點多,女性的工作人員拿著擴音器出現,再次清點人數,現場約130人
十點鐘正式開賣,每賣出十張,工作人員就會廣播一次
當廣播「已賣出三十張」時,售票口後的隊伍就不約而同的開始數人頭,
31, 32,.....喔耶!我是第39號!阿母,我上了啦!
獨自排隊的38號的女生也情不自禁(?)的對著我說「良かった」,
嗚嗚嗚哈哈哈,そうですね!吊車尾同伴!

雖然位子非常邊邊角角(剩下四個位子是要有多好),但總算不用站著看,有來排隊真是太好了!
對了,售票人員會特別提醒前排是學生團体……校外教學嗎 真好啊

===

最後來廢話一下,【伊莉莎白】真的非常精彩啊啊!
本以為是「惡魔的新娘」(又是一部老漫)那樣的人鬼戀(?),我太膚淺了
感覺伊莉莎白從未愛上死神,死神?繞誘惑著伊莉莎白母子,只因為死亡=自由
權力使天真的少女也得學著世故……然後壞壞的囚徒先生真的好搶戲(呀呀>///<)

第二幕一開始死囚先生照例是拿著相機調戲前排觀眾,
當天來了好幾位來頭不小的貴賓,包括某某古典樂團的某某某(抱歉日文很破)
還有……天團SMAP的某某某?!(抱歉日文真的很破,搜了一下喔喔是稻垣先生來了)
當下學生團体大騷動,二樓的女生們幾乎都站了起來!

一知半解也看到淚流滿面,真是始料未及
就是啊,日薄西山的伊莉莎白和皇帝的再會,響起與年少時求婚時一樣的旋律
果然是夫婦的羈絆啊……二樓一片擤鼻水的聲音(笑)
謝幕時我泛著淚光拍手,真的覺得人生圓滿了哈哈

最後敗了一張DVD回味,天曉得我根本沒有DVD PLAYER也沒有光碟機←回台後緊急添購
希望下次再來看伊莉莎白時能夠聽得懂對白歌詞,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感動吧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