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2/26 溼雪 金澤半日遊

富山機場─富山的巴士有配合國際線,二十多分鐘就到車站,車資JPY410不貴又方便。機場小、通關也快,遊北陸的好選擇,但只有華航飛而且不是每天……
從富山搭北陸新幹線半小時可達金澤,二點多就可以在金澤站開始市區內的景點,相當有效率!

當天飛往富山的班機,似乎只有一團山富旅遊的旅行團,散客的比例意外的高。單走道三排座小飛機我選了靠窗,和一對來自台中的母女比鄰而坐,當降落在帶著殘雪的富山機場時,對雪國的相同期待,足以讓陌生人打破三小時的沈默。行程今天都是金澤一日遊、明天都是白川鄉,好定番,但一邊是巴士為主(昇龍道)、一邊是鐵道為主(柯南北陸通票),一起在機場候車處共享旅程的第一場雪(其實是霰,一開始我還以為只是雨),一起坐到富山站後揮手道別。我時間充裕的順利換好柯南通票,拖著行李箱登上開往金澤的北陸新幹線。

----------
小心得:
1. 金澤的寄物櫃數量充沛,也有人工寄物處,暫放大行李不是問題,如果時間充裕可以考慮金澤站地下「北鐵金澤站」的窗口(從鼓門的出口搭電扶梯下去),人工寄放只要JPY280。站務員如果正好在發車什麼的櫃上可能暫時無人,必須稍等一下。

2. 去白川鄉的北鐵巴士車票要去「站前巴士中心」的窗口付款領票,營業時間比「受理電話預約」的時間更長一些;用當地超商的店頭系統取票似乎要輸入當地電話的樣子,如果是請白金秘書代訂的要問清楚,否則還是乖乖去窗口領票比較保險。

3. 城下町周遊巴士行駛的速度,很、慢,時間一定要捉得充裕些。在車站詢問站務員到金澤城要多久,站務員說綠色橙色都是十五分鐘,但實際上綠色線花了近四十分鐘……因為巴士行駛或靠站似乎都不會超車,會依序等前面的公車上下客並開走後,才會緩緩移動到站牌處。

4. 金澤市區內的觀光景點很集中,兼六園金澤城二十一世紀美術館能樂美術館什麼的都在同一區,下了城下町巡遊巴士步行即可。能樂美術館雖然營業到晚上六點,但有MAIDO桑(金澤觀光志工) 幫忙做「能面與服裝体驗」的表定時間只到四點(實際上四點半還是有幫人体驗,我想說錯開先逛二樓正好,但下樓時MAIDO桑已經下班去了嗚嗚),時間要注意。

 

觀光客幾乎人手一張一日乘車券;城下町的巡迴巴士把觀光和住民分流,白天外來客只要靠二條巴士線就可以串起市區內所有觀光景點。※柯南套票無法像一日乘車券一樣、可乘坐所有同路線的普通公車,只能乖乖排綠色或橙色的城下町巴士。

我的第一站,兼六園

IMG_3801.JPG  

巴士繞行半個市區後來到金澤城.兼六園。今天下午四個小時不到塞了四個景點,真夠趕腳的。三大庭園的兼六園,速戰速決真的好嗎?天空灰撲撲的,十度不到的低溫飄著細雨摻著溼雪,凍僵的一手打著傘一手滑著不靈活的手機拍照,實在也沒有多大雅興品味六種造景奧義。

向蓮池門的售票處的阿桑出示柯南通票,詢問是否可以直接入園?完全忘了蒐集線索這件事(汗),倒是阿桑說了「柯南君?」、似乎是SOP之一的「確認國籍」後,主動遞上繁体字簡介與柯南的線索一張。

隨著人群往著名地標幑軫燈籠所在的霞之池前進,溼雪已堆積在小徑邊緣,像是思樂冰一樣半融不融的,漸層的白色延伸到花圃後變得厚實。為了方便遊客行走,小徑的中央鋪有類似粗麻布的土色布料,踩在上面可以感覺到裡面吸了滿滿的水,一步一步,往外噗哧噗哧的。

灰撲撲的天空、蕭瑟的山水園林,因為白雪的點綴有了平衡的對比和亮度。

看到燈籠拿到線索,兼六園任務結束。毅然放棄與定番的燈籠合照,速速繞行池子走馬看花,梅林的白色小花、紅色小花已經爬上枝頭,踏雪尋梅不見天晴朗,啪達啪達的雪下個不停,我狼狽的邊走邊拍掉北臉外套上的溼雪。

IMG_3806.JPG  

 

第二站 金澤城

出了兼六園,通過石川橋就是金澤城公園了,橋下流動的不是河水而是車流,穿越一進一進城門(?)時,要小心屋瓦上積雪冷不防的重擊。園內的柏油路面和路旁的積雪涇渭分明,偶然看見地上躺著一條戳了好些洞的綠色水管,南國來的小白我乍看以為水管漏水,不一會才明白是利用水來融化雪,以免踩踏多次結成了冰。是說,來金澤城是為了看雪嗎……?喔!可以免費參觀菱櫓和五十間長屋嘛!

和熊本城的大廣間一樣,必須換下鞋子才能入內參觀。
菱櫓指的是菱形的櫓(門外漢理解成城牆上像塔一樣建築),不同於一般的直角四方形,就算是文組不懂力學什麼的歪國人,看了說明牌和實物也能知道這結構看起來低調、建構時卻很不容易,不論是近四百年前的創建、或是二十一世紀依古法的復原。

234  

IMG_3810.JPG  

木建築就是好啊,在裡頭只是晃晃心情都能獲得平靜,第三天的永平寺更是如此。金澤城雖然沒有天守閣這個亮點(種種歷史淵源),但近代復原的菱櫓長屋橋爪門可是明治以來最大的木造城堡建築喔!

柯南的線索箱就大辣辣的放在菱櫓的明顯處,開個門拍個照,拿下第二個檢查點,喔耶,也差不多可以前往下一個景點了。選了時間限定開放的步道下城去,好像是城牆觀察之路(?),沒什麼遊客,一個轉彎,雪地就這樣遼闊地展開……!分明是城市的中心,與城牆來源相同的巨石錯落一角,形成枯山水的奇妙趣味。

IMG_3812.JPG 

IMG_3815.JPG  


第三站 能樂美術館

美術館本身小小的,竟是坐落百萬石大道的商辦大樓黃金店面(?),一整片落地窗超現代的,乍看以為是時尚的古玩店。花個三百小羊待了一個小時左右,看了能面裝束的實物什麼的,感覺還OK,尤其是剛才的戶外行程已經讓我的腳指凍僵了,需要找到有暖氣的地方急救一下;進了廁所脫下長靴才知道整個腳底板的毛襪都溼透了,嗚呼!

加上指甲也斷了二根,旅行第一天真是好樣的。


第四站 二十一世紀美術館

純粹是順路路過去搭巴士的,完全忘記這也也是柯南解謎的檢查點。
畢竟我的腳已經凍僵、又錯過能面的体驗(哭哭),只想趕在傍晚周遊巴士收班前回到金澤站吃個熱呼呼的晚餐、然後CHECK IN洗個熱水澡、跳進膨鬆的被窩裡躺平……!好在當晚就察覺漏勾了美術館的線索,隔天捉緊時間再跑一趟美術館。

然後隔天認真的沿著室內的無料區域走了一圈,終於在南口的「情報LOUNGE」發現柯南君的線索箱。星期六下午遊客如織對線索箱議論紛紛,(打開箱子)這什麼啊看不懂捏但柯南耶~哇~欸~嘛!和柯南合照吧~

對啊,在美術館遊走觀看的人本身也是美術館展出的一部份,以透明玻璃作為隔間的建築,虛虛實實,看得見的彼此也只限於看見(要繞過曲曲折折才可相聚與溝通)。當然著名的展示品的「游泳池」是一定要去看看的,被一方藍水池水分割的人群正大光明的彼此注視,饒富趣味。水波搖曳,水下的人群少了細節、自然的成了色塊的結合体,像是被覆蓋了油畫特效。或許水面上的我們也是如此被觀看的吧,水下的人們雙手拿著手機往上拍,就我看來卻像伸出雙手的……

IMG_3924[1]    

呃,這次我沒有要去「東尋坊」啊(疑?!)

-------------------------------------------------

咳咳,來為第一天作個結尾。

回到金澤車站又下起霰來,小碎冰被強風吹著跑,又冷又餓的我決定以大名鼎鼎的「麵屋大河」作為旅行的第一餐。

看到隔壁大叔大啖牡蠣才想起應該點這個冬季限定版拉麵,可惡!莫非太冷腦袋也跟著電器一樣秀逗了嗎?好在味噌拉麵也不錯吃、晚餐時間卻沒有排到隊,可喜可賀!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