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要從青年旅舍退房,柯南周遊券也在今天到期,下午要去加賀溫泉完成破關,然後移動到通票可達的最南境大站「敦賀」,銜接明天最後的旅程。

昨天放棄火祭回到旅舍尚早,和華語圈的室友們打屁聊天,也參加了飲酒會~多虧了來日打工留學的台灣女孩辛蒂,讓我們很自然就加入了背包客的閒談群組裡,席間中文英文日文齊飛,很嗨。

室友蘇珊是個相處起來沒有壓力的療癒系女孩,卻可以徒手從上鋪拎起26吋行李箱在自己的床上進行打包的動作。室友伊蓮來自香港,被我笑說一路帶賽但很懂得隨遇而安,普通話卡卡的,卻是我三天來最談得來的朋友,在我的遊說下今天要一起進行能樂体驗。

北陸三晚我投宿在Good Neighbors Hostel青年旅舍,離金澤站近、設備新,一周前甚至還有台灣人員工KIKI駐在,一切都很理想,更非它不可的理由是,房客可以用少少的500日圓体驗能樂:「能atelier」(atelier是法語「工作室」之意,可能因為主持的河原先生通法語,所以用了個很潮的外來語?!)



能atelier

一般人對能樂的印象是難以理解、充滿抽象、緩慢的傳統表演藝術,門外漢的我也沒有把握可以看完一場能樂不打瞌睡。

金澤站的地標「鼓門」,就是以當地「加賀寶生」的鼓為意象設計的。能樂有幾個流派,北陸是寶生流的大本營,因此有能樂堂、能樂美術館等相關觀光設施。

如果以這個面向來認識金澤,淺嚐則止,壓力就小了些。

「能atelier」的体驗活動完全中正紅心:平日早上9:45起歷時一小時,整個流程包括參觀「座敷」(傳統日式建築裡的接客室)、然後是能樂相關的体驗活動:看影片、聽老師吟唱和演奏,老師還會手把手的指導寶生流小鼓喔!



九點四十許,工作人員會帶著步行前往河原先生家,出了旅舍拐個彎便是的古民宅。推開拉門,河原先生已在玄關迎接,稍作寒喧後工作人員就先離去,由河原先生領我們換鞋進入。清瘦的河原先生穿著藏青色的和服,頂著花白但濃密的頭髮,是個很有氣質的老紳士,演奏能樂的小鼓越過半世紀,目前是金澤大學的客座教授。

這天只有我和伊蓮二個學生,老師不通英文,所以務必要會點簡單的日文或法語。体驗活動在一樓的榻榻米房間進行,但以參觀二樓的「座敷」作為開始。座敷是日式的榻榻米房間,河原家以作工精美的欄間和歷史悠久但看得出喜氣吉祥的卷軸作裝飾,洋溢著濃濃日式風情,也透露出主人的講究。

老師說,這是二戰後他的祖父建造的,光是牆面的青漆就刷了三層;「漆是很微妙的東西,必須反覆等它乾了再上色再乾再上色,才可能堆疊出想要的美妙色澤」(這段是我同事說的,他正在打造自己的第二或三?付古琴),所以僅是這個房間就花了六個月才完成,並且六十年來一直維持著當時的樣貌。老師言語之間滿是自豪,熱情的請我們多拍些房間的照片(笑)。

IMG_4065.JPG  

「座敷拜見」作為「能atelier」的一環,似乎跟能樂扯不上關係,但是啊,從實際和老師的互動中,我確實明白到日本人藉由會客空間的等級差異,來突顯對訪客的禮遇這件事,並且也真的感受到「受寵若驚」(畢竟只是二個歪國觀光客,懂不懂得欣賞都成問題)(或許敬語也是同樣的道理)

雖然真心才是關鍵,看來「形式」還是很重要的溝通元素。

能劇大部份都是覆面演出,表演者無法用表情來傳達所思所感,因此衣裝、動作等「形式」相對重要。

 



回到一樓,老師放了能劇「熊野」(熊野是劇中女性的名字)的仕舞短片作「鑑賞」,雖說是最後的高潮,表演的步調還是很慢而且…嗯…好隱晦的感覺(就是看嘸的意思)。總之是給個概念,讓訪客了解將樂器聲、歌謠、覆面表演都綜合起來的「能樂」是什麼感覺。

接著拿出若女的能面讓我們戴上。啊,戴上時必須用雙手拿住能面耳朵的邊緣位置(盡可能不要碰觸到太多面積),戴上後嚴禁東張西望,等於演員在台上無論如何動作,基本上脖子不能咨意轉動(?),視線其實是很受限的。

阿某我錯過能樂美術館的体驗,能親手觸摸能面當然內心相當激動~

美術館有展出能面從原木到雕刻到上漆的分解製程,供人体驗把玩的能面自然是比較粗糙(耐操比較重要)。河原家的能面在神韻上比較有靈氣,老師在拿在戴都非常謹慎,著用前後都會向能面低頭行禮,表達對先人的崇敬。

能面啊……想到少女漫畫的經典「千面女郎」,阮冰玉的名作「紅天女」,最後也是以能面來表現千年梅樹精的美貌。(知道我在說什麼的人也有一定年紀了哈哈)記得第一次看到還滿無言的(單眼皮、小眼睛,死白的膚色配血紅脣色,好…好日本的臉),看久了其實覺得也平衡順眼、完全認同這也是一種美女的形式。

 


 016  

(河原先生提供的高砂謠本、成田美名子老師的漫畫名作【能劇美少年】,右下是阿某的小冊子內容與能樂美術館的折頁)


老師給了三張講義,二張是寶生流「高砂」的謠本,一張是「熊野」的。

「高砂」的謠本是手寫的草書体(?),內容辨識不能,看起來是演員用的版本,除了歌詞外還有一些吟唱時的指示事項,抑揚頓挫之類的。另一張小謠的版本就親民多了,還有羅馬拼音,老師正座之後直接清唱,壓倒性的音量很震撼,這麼清瘦的老人竟然可以發出如此宏亮的聲音!對了能樂與其是「唱」不如說是吟唸,和一般認知的歌劇或樂曲完全不同,加上很多能劇的表演者的年事頗高,歌聲真的談不上所謂的「美妙」(我會被鞭死嗎?)唉,一定有某些深奧幽玄的東西是門外漢還不懂得欣賞的吧!

對了高砂是一首喜慶的歌謠,祝賀夫婦感情和睦長久,所以有些日本人在婚宴時也會獻唱,算是比較生活化的小謠。

 

「熊野」的謠本是小鼓方的体驗版本,只有短短四小節、標了幾個記號。
身為專業的小鼓方,老師的示範當然是行雲流水,我和伊蓮實技演練的半小時幾度陷入苦戰。

首先要學習正座,不習慣的歪國人容易腳麻,舞台上的樂師們可是全程1小時45分(沒記錯的話)都要維持正座的姿勢喔!(「拷問薪能」……)

和戴能面時一樣,眼神要直視前方,態度不可輕挑隨便或嘻笑怒罵(所以我的臉看起來很臭)

 IMG_4237[1]  

歌詞(平假名,体貼外國遊客,也有羅馬拼音的版本)由老師吟唱並打拍子,
我們只要在固定的點果斷拍打鼓面一聲、並且在某些拍子發出「喲」或「厚」這樣的聲音即可。

身為一個專業的小鼓方,河原家的小鼓精美程度自然不在話下,骨架是漂亮的漆面,還有金蒔繪裝飾。小鼓的二側以橙色的麻繩交差固定鼓面,拿取方法是左手抓住幾束麻繩後頂住右肩窩一氣呵成,演奏時用右手自下方迅速拍打鼓面,如果節奏感不夠堅定,拍出來的聲音就不會響亮。預先把手停在鼓面的準備動作也是不允許的,一定要在正確的時間點一拍定魂(啥)。

常常是記得擊鼓就忘了吆喝,記得吆喝卻漏了擊鼓,或者急急忙忙根本落在錯的拍子上,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節奏感這麼差!還是說年歲漸長,体內傳導用的神經元(?)已經開始銳減了?(再次對表演能樂的老伯伯們感到敬佩)

 

一個小時下來,超累的……分泌了相當多的腎上腺素!能夠用這樣的方式認識能樂好棒!

講義可以自行帶回,實技演練時也可以拍照錄影

河原先生感性的說,香港或台灣,一定都有像能樂這樣傳統的表演文化,請我們要好好認識,好好珍惜。

 對我來說,加賀寶生的小鼓,是比地標「鼓門」更加深刻的金澤印象!


 

小心得:


1. 造訪 21世紀美術館可順遊「金澤能樂美術館」,這裡主要是能面、樂器、裝束和謠本的靜態展示,面積小小卻塞了個虛擬的能舞台,配合模型會對舞台的空間構成更有概念。免費的能面和著裝体驗絕對要試試!

2. 在金澤運氣好的話可以碰到在「石川縣立能樂堂」舉行的公演,以實惠的價格看一場正港的能樂!

3. 即使不是hostel的房客,也可以參加「能atelier」喔(房客 500,非房客1,000日圓)

4. 另外另外,成田美名子老師的漫畫【能劇美少年】真是好看~~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