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來到敦賀,東橫INN內裝還是一貫的精實,梳洗後躺在床上看電視,脫離了三晚的合宿的阿某,此時再平淡不過的商旅卻因由簡入奢(?),感覺特好。

小遺憾是室內空調不夠力,冬季設定最高只到 20度,床邊陽春的電暖器像是裝飾品,開了還是冷。半夜窗外風聲呼呼作響,雪量不大卻下得又急又猛,一查手機外頭已來到零度,YAHOO!天氣直接顯示金澤為「暴風雪」。

下雪了!心中沒有多少喜悅,因為天亮就要跋踄二百公里去關空搭機返台,祈禱交通一切順利。說起來這幾天沒碰到大雪,是不幸也是幸運。

冬季出遊交通的不確定性我是有心理準備的,所以選了北陸而非北海道(有差嗎),也辦了網路以保有機動性;出發前一個月每天都在關注氣象和交通情報,是說北陸的鐵道交通偶而會因強風停駛,不知是否因為冬季來自日本海(或西伯利亞)強勁的冷空氣之故(又一地質學家嗎柯柯)

 

IMG_4099.PNG

翌日,天色微亮,積雪薄薄,看起來好佳在。

 

IMG_4101.JPG  

IMG_4105.JPG  

在敦賀的綠色窗口購入通票和特急券。即使是七點多的通勤時間也沒什麼旅客,決定不加買指定席,二位櫃哥熱心的同時幫忙,很快就搞定今天的票券。

今天是旅行的最後一天,傍晚的班機,依照慣例提前三小時到機場,所以只剩早上可以逛逛,配合時令安排到京都賞梅(聽室友蘇珊說這時間也有河津櫻可看)。

賞梅的名所一是北野天滿宮,一是城南宮。因為答應同事要去河原町買工藝木器用漆,行程上是同在北方的天滿宮順路,但私心想見識一下枝垂櫻;聽說城南宮交通不太方便,所以時間控管很重要。

敦賀到京都:特急雷鳥號7:36(8:37著)→寄物→R'EX巴士加步行,預定九點多到達城南宮。

 

好整以暇的欣賞雷島號沿路風光,怎知愈往南風雪愈明顯,這不科學啊!

IMG_4107.JPG

IMG_4108.JPG

IMG_4113.JPG

雪附著在車窗玻璃上,然後因為列車的行進和重力往下方堆積,原本清爽的窗戶漸漸被冰雪掩蓋,最高峰占據窗面的三成。

幾次停了下來,車長廣播要測量積雪深度,雖然最後都繼續前進但確定是慢了時刻;種種不安湧上心頭的同時,漸漸的接近京都,天空慢慢開始變得湛藍,

最後居然連窗上的冰雪都消失無蹤。啊啊,冬去春來原來只要一小時。

 


 

【城南宮】

IMG_4129.JPG  

IMG_4135.JPG  

 

今年果然是暖冬,城南宮的梅花祭比往年早,也因此才在三月初就可以一睹見傾的枝垂梅。

因為雷鳥號小小的誤點、本人又鬼打牆的在京都站轉乘巴士時迷路,到達城南宮已經過了九點半,為了顧全後頭的行程,前後待不到一小時就離開。

(買漆的時間意外的久,傳統工藝相關專門店的老闆好用心包裝,有搭上哈路卡真是好險)

 

IMG_4144.JPGIMG_4142.JPG

還是覺得很值得,跟第一天在兼六園看的梅樹完全不同(天氣也不同)

滿開的枝垂梅好神奇,小巧的花朵好像躍上枝梢上的點點音符。和櫻花一樣少了綠葉只有純粹,加上枝垂梅個子都不大,視線上可以輕鬆的一親芳澤。

 

十點,有梅枝神樂,神樂之後巫女會授與季節限定的「梅花御守」,有意納入的信徒會被披上白色的布條、然後被請到神樂舞台上,手持神樂器和梅樹枝的巫女會一對一賜福,祈求健康和美麗。

看到「季節限定」阿某差點又衝了哈哈;季節限定的還有境內販售的「樁餅」,應該也是出自老舖之手,但是不論是御守或樁餅,捧場的人並不多啊,所以我就不好意思湊熱鬧惹。

IMG_4165.JPG  

賞梅的人潮倒是不少,以年長者居多,其次是拿著專業相機的發燒友。

跟著發燒友湊熱鬧得到以下畫面一張(啊,其實只是路過跟著按home鍵,與專業人士所追求的構圖還是有差別)

IMG_4154.JPG    

 

如願看到雪,然後能以這麼美好的天氣與花況作結,五天來好放空也好充實。

謝謝。

心懷感謝代表對現況的滿足和感到幸福,但日常總是被不滿的負面情緒所矇敝,必須藉由旅行的感動一次次提醒自己,然後繼續向前,不斷重覆。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