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札幌車站已經接近十點,步向地下中央通道轉地下鐵回飯店,把WECLOCM PASS的地鐵一日券吃乾抹淨來。中央通道依然是人潮洶湧,旅人發現通道中央有個記念章孤伶伶的沒人關愛,本能的又停下腳步挑出小冊子來,蓋完發現身旁似乎多了一個同好也等著用印,不禁好奇的抬頭看了一眼,驚訝、然後兩個人相視而笑。

 

這不是克妹嗎?!克妹似乎也是在那一瞬間才認出室友,想說有人在蓋章不如也順便蓋一下,壓根不知這傢伙就是三晚限定的枕邊人。兩人沒在小樽遇著,反而一前一後上了同班車回札幌。喔喔,克妹下午去了小樽附近的朝里溫泉,最後在南小樽上車,頭髮都還溼漉漉的看得出行程很匆忙,連晚餐都沒時間吃。所以星期五的夜晚,在札幌的最後一夜,為了慶祝這份難得的緣份,兩個人就跑去薄野找吃宵夜啦。

 

出了車站,隨興適量、鬼打牆少許的找了一家名日GARAKU的二樓湯咖哩小店,十點半了仍然人聲鼎沸。話說薄野不愧是不夜城,星期五的晚上從車站裡的立食店、到街上的居酒屋幾乎間間爆滿,走過幾個街區人潮可比擬假日的新宿,實在難以想像這是深夜的日本,讓我懷疑是不是整個北海道的上班族們都跑來這兒狂歡了。

 

第一次吃湯咖哩,GARAKU是不錯的經驗。野菜和肉都充份入味,光是湯汁拌飯就可以扒上幾碗白飯,雖然我胃中那碗普通的拉麵還未消化,還是抵擋不住誘惑跟著吃了起來。對了,要分享一下點餐的心得。

 

之前在PTT曾經有個討論串是有關於「二人分食」,一派認為這是旅人自由取得店家許可即可,一派認為這在日本很不恰當(店家礙於許言障礙加上民族性有禮無体不會撕破臉但難保對台灣人奇檬子不爽),阿某食量良好從來沒有分食的困擾,如今第二次晚餐終於也碰上了啦。我的做法是:「把問題丟給店家,讓店家來想辦法。」

 

阿某:「對不起我也想吃咖哩,可是看起來份量都太多了,請問有沒有小一點的」

 

「您是說mini set(?某個專有名詞,阿某又聽嘸囉~)嗎?啊、很抱歉敝店沒有這種MENU耶……」服務生是個圓圓的美眉,雖然領教過服務業的女孩兒都似乎受過「營業用笑容和音調用詞」之專業訓練,可是這種調性跟女裝店有都拼的年輕人飲食店,服務生應對似乎又不那麼硬梆梆,表情和聲音都很可愛、很舒服。(好吧我承認我從沒逛過日本的女裝店)

 

「這樣啊…」我也跟著作出為難的表情來(噗)

 

「不過如果方便的話,您可以點一份份量加大的(大盛り),然後二個人一起享用,這樣如何呢?」說得好啊美眉,容我按個讚!我們本來就想只點一份,如果有加大版就更完美啦!克妹可是餓到翻過去囉~(泡溫泉很秏体力的)所以皆大歡喜的點了餐、還各追加了調酒,快樂的喝酒吃飯聊天,分享各自的今日旅行經歷,一直吃到閉店的11:30PM,成為最後一組離開的客人,真是非常完美的ENDING,分攤下來每人只要¥1,100喔!


 

看某人笑得多開心啊(原照片由克妹提供,感謝~

  CUT.JPG    

 

 

創作者介紹
amo

噗。

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